Monday, May 30, 2016

hi hi, 2016 的你

越多简便的社交媒体出现,

这里就越没落。

喜新厌旧  贪方便 大概就是这样了 。

well, 时代进步了就是这个样子吧/吗?


不知道是不是老了(对对对,什么不知道,就是比以前老了无误哈哈),

喜欢在一些老地方溜达,

(虽说废弃了这里一年

心闷或smth not important  wanna 表达时就会想来这儿)

越来越容易重复性的去一个地方,

吃饭去同样的地方,

喝茶去同样的地方,

逛街去同样的地方,

间中当然也有explore新地点,

但新地点就只是让自己 refresh而已。

反正  就特爱循环几个地方。

chrystina 说再这样下去,

要绑架我很容易。

其实,

我已经被那所谓的‘安全感’绑架了,

不是吗?

常听一些人说(别问我是谁,就一些人),

有些老顾客 会在同样时间出现在同一家餐厅,

很执着 很坚持的坐在同一个位子用餐,

有时甚至因没有坐到那一个‘宝座’而走掉。

我在想  这是固执,

还是一种‘想要抓住在这社会仅存的安全感’的行为?

不知道啊,

但我可以越来越理解了 呵呵。




p/s:   背景音乐应该放二胡独奏吗?



Tuesday, June 2, 2015

雨天

倾盆大雨



昨晚做了很差的梦

醒来心情就一直很糟,很糟

他们说梦是日常生活或潜意识的反射

大概是吧

昨天听到台湾艺人安鈞璨离开的消息

很震惊

看康熙来了常看到他

觉得他虽嘴贱,但很可爱

常会搞热场子

我相信他私底下也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吧

生命好脆弱

这道理我知道

但不知为什么常需要这样的情况下被提醒

这样好吗

如果走了 你会遗憾些什么?

我发现越老越会留下遗憾的事情

是年轻时洒脱 还是大了放不下

心理的遗憾何时会变成最小最无痛最无感的程度呢?

我不希望是来世

今世的事情干嘛要来世解决   拖拖拉拉

想起一个朋友说的话

她经历了很多我们无法理解的苦

有人说可能是前世因  今世果

她说  以后百年归老有机会的话  她要和person in charge 吵架

要他管理好一点 干嘛因果要bring forward to nxt year

前世的事情  她今世什么都不知道  很无辜eh

听她说完  不知道为什么我笑了 而且还有一点点的觉得说的有道理 呵



半年过了

再多一下下就可以选歌了

很期待筹备专辑的日子

除了想要唱歌

我也可以把重心放在这件事上

乌云   就可以不那么厚  一直飘过来找我吧


Saturday, May 16, 2015

重新定义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红酒这味儿

还记得前几年以为自己酒量很行的时候约了朋友一起喝

他买了两支红酒    准备约三五好友一起品尝

但就这么刚巧全世界都有约   就只有他和我这颗孤单北半球

无所谓   反正熟的很   两个人喝也不觉得尴尬

所以就到他的studio去喝

两支红酒配我们不停重唱又重唱   yoga的《想自由》

越喝越快  简直当水喝  原因是他等下要续摊

结果因为节奏太快   我吐得半死  隔天hangover一整天

一提到红酒我们都反胃  而且下了决定以后都不要喝了 好恶

但时间一长  苦涩恶心渐渐过了  依然会想念红饮料

我想  感情也一样吧

当苦涩过去  阴影渐矇

你依然会怀抱着期望 眼神还会发光吧?

这是疑问句

不排除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消失 

谁叫我们不是玩咖 认真用心 不是爱情的残废(Ella浪费眼泪的歌词好好)

今年也许犯太岁的关系

好像机遇都怪怪的

我敢说这么多年以来

只要我用真心真诚待人 

得回的大多等值  阿不然就差不多

但最近遇的人真的特奇怪  还是说我孤陋寡闻

(没错  之前就是走了狗屎运   不知道生活风吹雨打荒凉冷  活该)

撞我车的人凶我  不通情达理 最扯是想告我骚扰

买房子的事一波三折 好像大家都在看我好欺负的样子

还有很多琐琐碎碎的事让急性子的我失策

尽管你多生气   多恨  多急 

换来的除了是‘对不起’ ‘不好意思’ 要不就 ‘是这样的咯’

实在没有办法做些什么

气,好像更加亏待或欺负自己



我很爱阿Q的安慰自己

抛狠话为自己壮胆

但好像近年都有点失效了

狠话库的药方是开错了吗?

我觉得 人生就是一场不停需要安慰自己的过程

人生很现实很复杂

如果没有安慰自己的镇定剂实在太可怜了

嗯  加油

我知道自己软弱  但 弱中带刚 哈哈

像撑杆跳那支 跳杆

把人撑过去的时候被坳的很弯

但重量过去之后  会恢复原状

只要杆没断  就有恢复的希望

(smth like留得青山在  不怕没材烧 哈哈)

写完了  舒服了 天亮了




今天会是好天

我还是有很多贵人 还有很多爱我的朋友

啊  还是感激自己有真心待人(不会因为一些事情而反真心诚意的咯  哼)

yeah   帅


Tuesday, December 30, 2014

友情永固

那天出席了mayzi爸爸的告别式。

和uncle碰面应该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吧,

但由于mayzi一直有在fb更新关于uncle的事情,

所以uncle就好像是一个熟悉的长辈。

原本以为会蛮平静的,

看到uncle的照片,

鼻子开始发酸,

瞻仰遗容的时候,

我前面是一个uncle,

应该是mayzi爸爸的朋友吧。

他看了看   静了几秒 用风趣的口吻说:

“刘德华,走好啊,保佑你的子女啊。”

然后再看多几眼,

和mazyi打个招呼就出去。

我这时候已经忍不住了,

眼泪是满眶,

声音超哽咽,

只说得出‘uncle'这个字,

接下来还是mayzi帮我接话的。

那种老朋友舍不得老朋友,隐忍着难过的感觉,当下我真的可以感受得到。

老老的朋友,不老的情谊。








好吧,你说我爱哭也好~呵。

Monday, August 18, 2014

有一种味道叫回忆

今天在双溪大年拍摄,
刚到达没多久,
摄影大哥问我知不知道一间不错吃的快餐店,
开了很多年,叫mcdota的?
我听到这个名字几乎喊出来,
当然知道,
这是我小时候唯一知道,也是家乡少有的快餐店啊!
很可惜它还来不及等我长大,
就倒闭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sp会有,
反正就应该是少数生存下来的branch吧。
就这样,
说好拍摄完就要去吃吃,
看看是不是和小时候吃到的味道一样。

---------------------------------------------------
小时候没那么好命,
要吃快餐就吃快餐,
没那么有钱,选择也没现在多,
所以这间快餐店是小孩们心中的心头好,
老是想尽办法要爸爸带我们去吃,
可惜十次有十次没办法得逞。

小学参加一年一度的恳亲会表演,
我们会获得mcdota的固本,
这时就特别开心啦,
非常确定有固本的情况下一定能够进去吃一顿,
这一顿可能只是一片炸鸡一杯汽水一些薯条,
已经够我们满足好久的了(想起来都开心)
有时还可以多吃一艘香蕉船雪糕,
简直就是天掉下来的礼物啊!

---------

今天提早结束拍摄,
火速跑到拍摄附近的这间店吃炸鸡。
一进门,先看看装潢,
然后努力想想是否长得一样。
eh。。。。
不大一样,而且也不大记得起什么样子了,哈哈。
帮大伙儿点了一人一块鸡肉,
还有组员点了'天掉下来的礼物'----香蕉船。
吃着,
大家问我是否和小时候吃的味道一样?
嗯。。。
味道是不错的,
但我无法记得是否一样,
我以为我会记得的,
但原来那记忆中的味道真的纯粹活在记忆中而已,
没办法recall。

虽然如此,
记忆中在这间快餐店里的回忆是美的,
我一面吃一面回想爸爸带我们去吃的情景,
画面有些破碎,
不过,那种快乐的感觉我依然感受得到。


可惜,有些事情无法重来,也无法重新获得了。。。

想到这里,突然一阵感触,
眼眶湿了,
我转头跟身边的ivy说,
我要哭了,
然后眼泪就不听话掉出来。

话说店员认得我,
而且前一秒我还跟他笑,
现在就掉眼泪,
他应该蛮傻眼的,
就这样我和ivy匆匆忙忙的就跑出去了。

幸好其他人在我哭的时候都没在旁边,哈哈!




只吃一块,但我很满足啊!
也很感谢有那么一段快乐的过去。
以前得到的东西好少,
还会怨为什么没这个没那个,
但就是因为以前的'少',
长大后当自己有能力得到某样东西,
觉得超幸福的。

人反而是越容易得到的时候,越没有知足的心,
真是的。


边写还给我边哭,真是爱哭阿我!

Tuesday, June 3, 2014

《小橙故事音乐会》前言后语

*谢谢jacky的照片*


今天是六月的第三天,
我的第一场小型售票音乐会就这样过了好几天,
还来不及理清思绪就过了几天叻,
时间啊!

现在想起来,
这场音乐会过得有点不可思议。
well,虽然说很多事情对我来说都不可思议的啦,
比如说前几年主持《非常好声》,我到现在还在佩服当年的自己,不怕的咩?哈哈哈!
好啦,就当我奇怪人士就好。
言归正传,
我一开始是非常之不想办音乐会,
原因有很多,
1st,没信心,因为觉得自己会愧对买票的朋友
2nd,现在好多音乐会eh,
3rd,会有人要看咩?
well...讲了三个好像都和没信心有关吼。

我的唱片公司28stage的小灰姐姐知道我的困惑之后,
没有逼我一定要开,
只是淡淡地跟我说,
东西已经差不多洽谈好了,不过不办还是可以的
办售票音乐会不是为了赚钱(付expenses到最后实在是没在赚的),
而是借机鼓励大家可以付费听音乐,same as 合法下载音乐一样,
现在是很多音乐会没错,但不代表多就不需要办,因为每个人不一样,
不过,还是可以不要办的。。。
要我自己想一想,然后再给她答复。
就这样,‘还是可以不要办的’这句听起来没什么,
但对我来说铿锵有力的话不停在我脑海环绕。。。
根本就是变相威胁嘛~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啦,小灰说的真的很有道理,
所以我也就吞回我之前说过的,
和大家一起讨论起歌单等事宜。
我的歌单原本不是大家在现场听到的那些而已,
还有英文歌啊,还有最近很红的GEM的泡沫,
但为什么到最后全部都没听见叻?
预知更多详情,请重温第二段,第12行,哈哈哈哈哈!


左起仪芬,Haw,Aluba

我的特别嘉宾Rickmand

well,
让我们下删千字跳到练习的状况,
这一次有三位乐手,
吉他手Haw,键盘手仪芬,和敲击乐手Aluba,
大家各自练习后一起配合的那一天,
是我拍摄一整天后的晚上,
这么宝贵的练习天,
却是这么累的一天,
而且我几乎所有歌曲都是唱不上去的。
我觉得很可怕,
为什么这种时候声音给我不争气,
而且原来一次过要唱这么多首歌曲是这么需要力气的事,
眼见音乐会is around the corner,
我更加紧张。

本以为隔天声音会恢复,
结果在家练习,
越练越慌张,好像没有一首歌能唱得舒服或满意,
于是就开始胡思乱想自暴自弃,
退票啦退票,不要办了,
然后一直和Haw讨论要改歌曲的key啊等等,
他被我弄得很烦就是了,哈哈!
到音乐会前两天再次练习,
状况好一点,
但还是很吃力,
之后收到Haw的信息,
他说:


看了他的信息,我真的好很多,
对阿,我这次就相信人家所相信的,
用心唱啊,我怎么紧张一下全都忘了呢?
回想一下,Haw在打这ms时应该思考了很久,呵呵!
很感恩自己无助的时候有朋友,真的。

彩排

好,就到了529那天,
我心情还不错,
而且声音很有义气的回家了,虽然是很沧桑的回家(沙的叻!)
到Wings cafe彩排,
音响不错,唱了都很高兴,
实在谢谢Wings cafe的用心,让歌手们都可以开心的演唱!


在现场可以感受 ‘真的是我的音乐会eh’的感觉,
餐厅当天没营业,
门口拉起黑布,摆起柜台,
店里布置成小小音乐厅,
虽然是小小的,还是很感动。

还要感谢Redbox让我们派送唱k礼券!
无影手发型界阿信帮我弄头发


就这样到了晚上八点多,人陆陆续续的进场,
我也就越来越紧张,但也蛮兴奋的,
总之就很多蝴蝶在肚子里飞舞~
前面几首歌,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是怎样唱完的,
我怀疑我当时是灵魂晕倒,肉体在唱哈哈哈,
很紧张eh,
尤其是spotlight一直照着我,我又看不清楚台下的脸孔,
有那种大家都在注视着我的感觉,
实在没有安全感,还有点害羞叻!
真的很抱歉一些瑕疵的地方。。。

幸好在演唱‘家后’过后,
就进入状况了,
我真的很喜欢‘家后’,
闽南语歌曲真的很有味道,
歌词又那么的感人,
每次唱到‘才知幸福是吵吵闹闹’我就哽咽,
我实在很难抗拒有关于亲情的歌啊。

哎哟,我实在是很罗嗦,
这样写要写到什么时候哦~
好啦,再下删万字,
来看看照片好了
(不要挑战懒人。。。)

我是很爱闭眼睛唱歌的。。。

有这些奇怪的表情是很正常的。。

感恩场子有被填满

很难得和好朋友合唱情歌哈哈哈!

大家都说Rickmand唱得很好噢!

988姐妹~真的很谢谢她们一直支持!

因为有你们,完整了音乐会!

28stage党,我怀疑加峻和monkey贪杯多过听我唱歌哈哈

八度空间党,有你才有我!

28stage happy family~~~~
橘色人合体~


唱完后,松了一大口气,
回家后冲好凉躺在床上都没办法回神,
很累却睡不着。
早上起来比较可以思考,
觉得一切得来不易,给自己和团队一个爱的鼓励,
虽然比起很多歌手的演出这个不算什么,
不过对我小小的人生来说很难得的了,
当然,也想进步到一个什么阶段,
but,凡是还得一步一步来。

键盘手兼创作歌手仪芬前天ms我,
写了很长很长的ms。
我们俩都是自卑系的,
还记得她要去比星光前,
Haw叫我鼓励她,
两个同系的比较能够沟通,哈哈~
这次轮到她给我鼓励了,
比较不同的是,她的鼓励加了许多音乐会后对我的看法,哈哈~
隐私关系,不po图啦!

我真心希望我可以唱进大家的心里。
也真心希望大家喜欢听歌的话,要支持正版~哈~



睡觉去,晚安!












Tuesday, March 25, 2014

如果

如果...
终究还是没有如果。

对遇难家属来说这真是最黑最难熬的17天,
究竟怎么过的啊,哎。

那天,
在电视上偶然看到一集韩剧,
内容是什么就不说了,
现在记起来的是里面要传达的信息,
人总是希望奇迹的出现,
但它总是没有。
这是很残酷的事实,
有多少个问号飞出了脑门,
有多少个疑惑塞爆了老天爷的信箱,
但依然没有答案。

奇迹没有出现,
但也从这个事件看到人类慈悲的一面,
那天,
三大宗教为失联飞机祈福,
不分你我,不争不闹,
心向同一个地方。

The Book Thief里的God说
美与丑陋面都发生在人类身上,
多么奇妙。

灾难后,
我们应该要学会些什么。

但对于面对 悲伤,
还是那么束手无策,
这是一门极度艰难的学问啊。

愿地藏王菩萨指引mh370乘客到达西方极乐世界。
愿菩萨保佑他们的家属勇敢坚强,
愿佛祖保佑世人。
阿弥陀佛。

下一篇的blog,
我希望是快乐的事。